丢人的弥儿

獨留一人飲東風,錯將一腔悲愁看成了君的笑容,空喜一通

(暂定)O-108E

E-20203195——O-108D项目的特殊记录,以此作为O-108E的对比记录,具体只列出结局,详情另见官方档案。

『剩余两名白方「QUEEN」

将之命名为「救世主」』

『以我「主宰」之名』

笛声低低地咽呜了起来,无故却带不走任何一个死者的冤魂。只是瑟瑟地诉说着冤屈与耻辱,只是这异界的生物,听不懂所谓的笛声,而那唯独能理解的人,却在咫尺之外伤得个遍体鳞伤。

又一次横劈……不知到底多少次的咆哮与疯狂,终于将一切撕裂,在昏黑的天空中却寻出了一丝刺眼的鲜红。

看着翔鹤那略微有一丝忧愁的脸庞,也不知是处于错乱还是如何,瑞鹤微微倾身,悄悄将那微皱的眉间吻平。

〖出现于自然演变结果不符的选项……不愧是O-108D啊,在最后一刻都能创造这几乎不可能实现的行为。

……是否需要和我解释一下呢?

你想听哪方面的讲解?「主宰」大人?

为何这黑方的棋子会有人懂得「爱」为何物?你应该知道,我只设置了为数不多的几个白方棋子作为研究「爱」的实验品在程序中编写的部分代码。

这就是您所期望的自然演变的啊,尊敬的「主宰」大人,您最初命令建造镜面海域的目的,本来就是为了研究自然演变的规律吧?

只是为了反驳有个人向我提出的错误观点罢了……我先切短链接了。

恭送「主宰」大人。〗

随意地撕开了早已黏在刀柄上的血肉模糊,带起的铭心的疼痛仿佛也要将早已麻木的神经撕裂开,只是从那人脸上几乎看不到悲喜,也不伸手将脸上紫色的血抹掉,瑞和轻轻的俯身,将那早已被碾成几段的丈八碎片捧起。不知道是被手上自带的血沾染还是为何,那碎片的边缘竟隐隐透出了几点血色。

瑞鹤正迟疑着想要做些什么,突然听到了随意抛掷在地上的刀发出的细细的轻鸣,随即,那把刀竟断了开来,成了几截破碎了的铁片。

仍旧是面无表情着,但从她微微扬起的眉尖中,瞥见了早已冷漠的灵魂开始战栗般的恐惧。

“刀在人在,刀亡人……”她突然想惊觉了什么似的向后看去,可是就在回首的前一秒,有东西刺穿了其身躯,最后的几息时间中,她拧头望去,突然间眼神不定,开始四处乱瞟了起来,“你……‘south’……?”

话没有说完,只是那最后断断续续扬起的疑惑都透露着不安。

只是,那早就是她一厢情愿臆想出来的人影罢了,哪有什么“south”啊,在我诞生之时,那就早已消失。

渐渐缩回那沾满鲜血的触手,那被叫做“south”的人只是微微驻留着端详了脚下的两具尸体,便慢吞吞地向着深海潜去。

她不知道“south”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只是被告明自己便是“south”的替代品,所以她讨厌“south”,更讨厌别人在她面前提起“south”.

只是不知道,要是她被告知自己就是“south”时,会露出怎么样的表情?

大概也会生气吧?只是这次,是生自己的气。

自己替代的那个女子,有着这世间无可比拟的温柔。

夜,很静。

『「救世者」死亡,棋局中止。

E.20303195——O-108D项目终止,最终行动匹配程度,1%,命运的转盘碎裂不堪,但棋局的指针最终还是指向了最初设定的彼岸。

静心等待,不可名状的O-108E的降临吧。』

『以我「主宰」之名。』

——————————————————————

纸质档应该是五航的,但是最终因为衔接剧情删减了很多,因此不署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