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人的弥儿

獨留一人飲東風,錯將一腔悲愁看成了君的笑容,空喜一通

O-108E(未定)

观测者α部分,黑方视角(4)

已是夜晚,没等多久,便在远方看见了几束烟像是照明弹般的从海天交界处飘入了远空,最后再也看不见。

高悬着白色的,印着苍鹰展翅的旗帜,他们还真不怕……是啊,他们的确不怕啊,他们怕什么?他们会怕什么?以世界作为棋盘的这场棋局,已经到了难以逆转的程度,剩下有什么?静待成功,凯旋归乡?

“前方的船只,这里是碧蓝航线的163-2E商队,请务必回避!”无线电被接通,其中传来了模糊不清的喊话声。

“……”并没有动,只是微微调整了一下主炮的角度,并在下一刻主炮齐射。

人们惨叫着,四处逃窜着,冲天的火光染亮了月色……

以及某个冲着自己而来的人。

“就此投降,斯佩,我可不想听说什么‘铁血的巨兽猎手’,但是如果你真的忘记了我一直以来说的话,就算赌上‘德意志’之名,我也要将这‘来自白鹰的巨兽’网猎于这片海域。”威胁无用,碰见的眼神,无情而冰冷。

不知是背光还是出于什么原因,德意志觉得自己看不清那双眼睛是什么颜色的,只是冥冥中觉得那不是纯得令人心醉的天蓝色,而是今晚的海水的颜色。

今晚的海水啊,黛青的颜色,明明也是美的,但是莫名勾起了一种恶心的感觉。

主炮填充完毕,却不忍向着越发靠近的人开炮。

“斯佩,回来,给我解释清楚,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叛离,又为什么要为那群自称为‘自由’的家伙去做事?”眯眼看着,缓缓走来的沉默的人,她没再戴有围巾,这样看起来竟有点陌生,“抬起头来,看着我,不准反抗,这是命令,不是请求。”

人没回答,抬眼看着她时,那眼神很冷,没有半点温度,像是真正的孤狼,而不是那个常常在任务上犹豫过久的孩子。

“回答我的问题。”

不知为何,心目之中,那死寂已经算是意料之中的事了。

却在意料之外,那人回答了,只是没有用声音的方式,而是用的那双机械的爪子。

险险地滚开了一击,在坠掉的帽子遮盖着视野中,却又有爪子呼地袭来——那显然向着心脏而来。

心中一沉。

“你在干什么?斯佩伯爵!”

为什么会直呼其名?为什么会这样喝着人?

侧滚过去,仍旧被击飞了几米,枪也随之划过了一条弧线,落在了水中,试图翻起来,没有支点,太难了,右手已经没有了知觉,瞥去之时,机械断层闪烁着几段银色的电弧,再试图操纵之时,却已然沉寂。

怒火已经蒙盖了心中。

“斯佩伯爵海军上校,你不再是德意志级三号舰。”

勉勉强强,自腰侧拔出了枪。

似乎有什么东西刺激到了人,当说完这话时,歪着头,眼中似乎恢复了湛蓝,直直地向着自己全速驶来。

已然进了身前。

只有一发子弹,但足以取人命。

“姐……”

“死。”

她说了什么?自己没有听清……但是也没关系了吧?这种忽视的人说的话,不需要听清……

似乎看见她眼中有白色的光……是错觉吧?那个人啊,那个人大概已经被白鹰所谓的“自由的意志”给占据了脑子吧?

我是德意志,铁血的骄傲德意志,这是比起德意志级首舰德意志更加重要的东西。

烈火将一切吞噬的样子,说不出的很冷。

呆滞地换好弹,上好保险,重新将枪挂在腰间,德意志推开了自己身上压着的已开始渐渐冰冷的尸体,面无表情的走向了归程。

“姐姐,我们为什么要为铁血服务啊?”隐隐间耳边有少女的问话……那,是谁啊?

是舍尔吧?

“我们六人(1),是铁血的骄傲,你大可将这当成玩弄傀儡的游戏就好。”那时自己是这么对她说的……是在骗她吗?大概不是,毕竟一直以来……

啊啦啦,别这么想啦,早就知道那是不存在的幻影,就没有什么好回忆的啦。

狂笑几声,带着丰收的功勋回到基地吧,这是周末,今天的一切都只是“余兴节目”哦——只是消遣时间的无聊把戏而已。

对于今天的评价,就是杀死了一个重巡,掠夺了许多物资。

此只是众多功勋中的一部分,可以省略的提起一点,但不必要挂怀。

〖铁血,只是你玩弄的一个傀儡而已,亲爱的公主陛下,暗夜的女王,混沌中的暴君。

但是啊,现在傀儡关节上的银丝已经断开了,取而代之的下一个傀儡,是你哦。

张狂大笑吧——为你的占有欲和实际的情况张狂大笑吧!像你曾经主宰世界一样!

带着蔑视一切的大笑,被人玩弄于指尖吧!

最后在玩腻了公主游戏之后,喊着“铁血万岁!”然后自沉吧!这个结局……很适合你,不是吗?、

这是一场棋局,以自然演化为规则的一场棋局,我们习惯叫其“异色格”。

我喜欢打破规矩的棋子,万幸这一切最终有像你这样的人。〗

『你不是航母,但是我选择将专属于航母的名号将你命名,将德意志级首舰德意志命名为重巡「QUEEN」。

在这千万次的演变中,名叫德意志的容器中,唯一一个违反了自然演化——将斯佩伯爵留下这一条件的,改变了棋局的人。

尊称你为「QUEEN」,并不过分。』

『以我「主宰」之名。』

(1):德意志级装甲舰,原计划建造六艘,最终在后续的战争中,因为航速的问题,只建成有三艘,即德意志号,舍尔海军上校号,斯佩伯爵海军上校号,这里是回忆的时间线,还没有下令停止建造其他几号舰(华盛顿海军条约依然存在)

观测者α:

借此机会,一言。

这是档案H-230897203,如今正在进行观测的世界。

之后的一切无关我事,因为我将要被派去检测其他世界。

但很高兴能见到这样的一个世界,在记载中,这个世界是最早出现异变的——哦,不敢臆测,但我认为他都可以成为大家一致期盼着的名叫O-108E的档案了。这话很不负责,因为我也知道,O-108这个系列都是一些让整个观测中心为之震撼的世界观了,而“E”这个字母,更是……

祈望如此,毕竟这样的世界,总能观测出很多关于自然规律的事情呢。

————————————————————————————————————

至此,这一章完结了,之后又是之后的事了……当时想着自娱自乐也是值得的,一路上却能见到很多小天使

诚惶诚恐,无比感谢。

这才让我知道,这也是有乐趣的。

请期待下一章,关于北卡罗来纳级的故事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