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人的弥儿

獨留一人飲東風,錯將一腔悲愁看成了君的笑容,空喜一通

O-108E

观测者Э部分,白方视角(1)

世界是黑暗的,但是前途往往如神话一般的光明。

“你害怕深渊吗?”

习以为常的无聊的问话而已,按理说这种信件一年不知道能收多少封,华盛顿一般都直接当做废纸丢进了壁炉中,可是这次,她愣了一下。

“敬给华盛顿。”

信封的署名,是毕恭毕敬的称呼和直截了当的名字。

有趣,真的有趣。

将手中的文件放下,随手从桌上抽出一张纸,便丝毫不避讳地开始写了起来。

“Form:”

既然不知道是什么人给的,那就顺着他的思路,什么也别写比较好吧?

“我害怕深渊,亦不害怕深渊。”

什么意思?她自己也不知道。

大概就是神所给予的意思吧,毕竟啊,“深渊”是指的谁?没有说明。

我就是深渊,属于某个人的深渊就是了。

没有向身旁的北卡罗来纳说明什么,华盛顿便径直出去了。

后面只是传来了笑着嗔怒的声音。

“拜托你咯……”她突然觉得自己什么时候变得极度幼稚了起来,“邮箱先生……噗。”

『行动匹配程度,95%,请稍等片刻,相信自然法则会将一切扭转过来。

将H-230897203改名为O-108E』

『以我「主宰」之名。』

〖什么……「主宰」大人,这……

很意外吗?

当然,这明明只是一个小小的偏差而已。

……想起了某些事。

尊重您的选择,「主宰」大人。

你并不真心,只是这样,就够了。

……哼。〗

徘徊片刻,华盛顿最终还是选择了回到办公室。

“姐姐,我回……”关门的瞬间,她隐隐瞥见北卡罗来纳正坐在那个她一直坐着的位置对这一份文件端详许久,“怎么了吗?是出现了什么问题?”转而几步跨过去。

“被铁血装甲舰德意志劫掠……编号163-2E,随行舰娘,由科研项目‘D-5675’控制的斯佩伯爵海军上校号装甲舰……已死,未巡察得到其头部的线索,颈部断裂,有灼痕,身体无其余三日内增加的伤口,周围无血迹,无挣扎的痕迹,推测中,死前十余秒的时间内,‘D-5675’失去对目标的控制……嗯……为什么而犹豫呢?这种数目的损失,要是给你造成了精神上的损失,那就真的得不偿失了——怎么?难不成你是为那个死去的叫斯佩伯爵的家伙感到悲伤吗?”

“倒是不至于……只是看这。”北卡遂而递过去另一个薄册子,“这里面,是已查明的铁血人员的资料,至于你嘛,肯定不愿意去一个个看我也知道,所以说,直接给你说明好了——斯佩伯爵海军上校号装甲舰,是德意志级袖珍战列舰三号舰,也就是说,德意志……”

“是斯佩伯爵的姐姐?”

人没有否定,但这已经算是比肯定更可怕的事了。

“怎、怎么可能啊!这已经是不合常理的事了好吧!”

他们可算是亲姐妹,怎么会……华盛顿第一反应是自己出幻觉了,或者北卡罗来纳在戏弄自己。但这一切太真实了,绝对不是梦中或者谎言。

“这种人……罪孽深重!罪孽深重!果然这种家伙不会有什么好人吧!姐姐,你这算是信了吧?”

北卡罗来纳少见的没有反驳她这种“不尊重人格的发言”,只是沉着脸盯着密密麻麻的报告脸色发黑,最终咬牙切齿的撑起了身,犹豫片刻又坐了回去。

“太……太……”一时竟然找不到什么适当的形容词,欲言又止许久之后,索性不在讨论这个,“当做不存在吧,毕竟事实就是这么令人……难以接受……其次的话是这份文件,关于海军部的任职报告……”

“抗议!这些以前都是由你来做的。”

“嘛,你也应该历练一下了是吧?”

“只是你偷懒的借口!明明这一切都是你来管的!”

没有反驳什么,只是继续若无其事的开始批改文件。

工作量都是一样,只是做了“当家的”,自然应该树立点威严而已。

不需要懂,也没懂,只是愤愤不平地嚷嚷着,批改了一上午的文件,便又在只属于一个人的闹闹嚷嚷中送走了一天的任务。

“难得的——休憩时光!这时候就应该享受艳阳高照时的沙滩!”懒懒散散地将最后一叠文件送到了侍卫的手上,华盛顿转过头来看向北卡,“想去哪里玩?东部港口新开了一家酒楼,据说是中午在那度过是最好的选择。”

那人也没有反驳,充当了默许,挽起她的臂腕,便走出门去。

她现在的打扮并不算规整,甚至还有点杂乱,银色的短发有几撮微微卷起,慵懒得像一只午睡的虎。

北卡罗来纳本想将之抚平,发尾却又即可从指缝中翘起。

如此模样,简直就是十八世纪后期的纨绔少爷伴着情妇前去幽会的样子——只是这二人,绝不可能是纨绔少爷或者情妇就是了。

月假的样子,平静祥和得令人忘记了一切战争,只能透过一张薄薄的纸看见海中央那些或喜或悲的情景,战火漫不到的这片曾经的焦土,平静得啊只有海鸥划过天际。

战局如此乐观,身后有着人类与大陆,她们是希望,是曙光,不仅是女战神雅典娜,哪怕是残暴的战神马尔斯,这次都站在了她们身后,所向埤堄,一路上只用高歌胜利,朝着曾经的盟友高歌猛进吧!你们就是人类的全部希望!

〖很抱歉,「主宰」大人,即使这有所不敬,但是我还是要问一句——您这么做,一定是有所原因的吧?

是的,从一开始就有所不同,来下注吧,我猜这次的棋局,会是白方胜。

每一次都是这样。

我指的胜利,你应该也清楚,是完胜。

怎么可能!这是不可能的事!已经进行了这么多次的实验,还没有一次这样的!

你忘了,这个世界名叫什么吗?

……O-108E,“最奇迹”之名。但是,大人,他们已经损失了很多物资,虽然对于联合国来说算是微不足道,但是对于孤立在岛上的赤色中轴来说却是一大笔财富。

我问你,观测者,你可记得,第一个杀死有命名级别的白方棋子的黑方,是哪两颗黑方棋子?

是斯佩和德意志……咦?

想知道结局,就默念那句话吧。〗

『心怀期待,并静心等待吧。』

『以我「主宰」之名。』

————————————————————————————————

鬼知道我在干嘛这周不是发过了吗……

就当是纸质稿写完一本的纪念吧(大雾)誊完我觉得是永远不可能的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