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人的弥儿

獨留一人飲東風,錯將一腔悲愁看成了君的笑容,空喜一通

O-108E

观测者Э部分,白方视角(2)

北卡罗来纳装作漫不经心的瞥了一眼一旁发呆的家伙,看着她望着沙滩发呆的样子,不禁心中嗔怪了一声“傻瓜”,随即抽出一本刚买到的杂志消磨时间。

“……喂,姐姐,你觉得我们幸福吗?”不知过了多久,华盛顿突然有些沉闷地转头望向北卡罗来纳,“或者说,我们,以及我们所守护着的人类,真的幸福吗?所谓的战争,真的是有用的吗?”

惊讶于她反常的忧郁,刚抬头,北卡罗来纳便对上了她那冰蓝色的眼睛,看去时,那里面竟堆满了忧郁的光。

“是啊。”不知为何,她觉得心中是如此惭愧,好像讲的不是一个习以为常的真理,倒是一个谎言,“守护着人类,不是很幸福的一件事吗?你看啊——这里没有硝烟,海风舒适,空气清新;沙鸥贴着海面飞翔,鱼群徜徉在海中,人们凝望着海面在笑;明媚的阳光,舒适的海风,恋爱的情侣;就连远处航线上航行的客轮,冒出的黑烟也揉进了空中。和平,美好,因而幸福。”

啊,是啊,姐姐,你所说的一切我都注意到了,但你眼中没有掺杂着一丝的笑意,透过那比海还美的湛蓝的眼睛,我只能看见其中的毫无波澜。这里的美好固然值得人欢喜,幸福固然令人开怀,但是空气中也掺杂了点点前线的火药味,你笑容的末梢,却带了点苦涩的笑意……

你却是一直在用这早已听烦了的理论来应付我,若说曾经是我还算年幼,你保护我,不愿让我听到这种消息,那么如今,既然你已经把联盟的领袖之位交给了我,为什么还是在重复这种千金一律,一意孤行地隐瞒着我?呐,你真是个混蛋啊,就哪怕一点点的内在,都不肯向我透露出来,却又会给我说至死不渝,你真是虚伪透了,我厌烦死了你了,笨蛋姐姐……就像我是如此痴迷的爱你一般……

“之后想去哪玩吗?美好的午后。”她笑得又是如此的温柔,真是……真是犯罪啊,令人完全凶不起来,因此时间最凶恶的恶鬼都不会为这毫不走心的转移话题而生气。

可是当人习惯了世间的无上的至宝时,不仅会习以为常,还想以此来亵渎这个时间最圣洁的天使,更何况是早已窥视着天使的,人称“撒旦”的魔鬼呢?

“就去你的心里,然后驰马而过吧。”

“真是无趣呢,在你已经驰骋了千万次的地方重踏。”看着华盛顿的眉梢渐渐扬起,眼中流露出了疑惑的颜色,北卡罗来纳方才满意的点了点头,不急不忙地继续说着,“这个地方啊,无论你称王称帝或者一无是处,永远都是你的领土,你的故乡……”

“以及我的帝都。”

总不是一成不变的被动。

华盛顿微微勾起嘴角,一手摁住了人放在桌上的手,借此撑起身来,一手勾起人的下巴,令人无法躲闪地吻了上去。

霸道而蛮横,又加上了略微有一点的生疏,像只是单纯的泄愤行为一般,毫不体贴地不断加大着力度,想不是亲吻着恋人,而是猛兽在撕扯着战利品。

北卡罗来纳眯了眯眼,又一次选择了不反抗。

一吻终罢,那些所谓的山珍海味如今看来也是索然无味,于是便强行握住人的手推门向着海滩去了。

“开心了吗?你这家伙。”看着华盛顿嘴角微微勾起的弧度,北卡罗来纳心里莫名来的一阵恼火,轻轻瞪了一眼,随后便在人海未注意到之时就收回了目光。

“开心了,但是恶魔不会满足。”

嗔怪的戏耍,她想着,若无其事的划开了手机的屏幕,迎面便撞见了昨晚上忘记关掉的白鹰的论坛。

“华盛顿号战列舰那些见不得人的事——你可看过不可一世的不良女青年红着脸的样子?

【图片】【图片】【图片】

发帖人:约克城级的LuckyE”

正惊愕,想到了什么的华盛顿立刻转头朝着酒楼的吧台看去,白发少女正无所谓的笑着,向着她挥了挥手。

“喂!企业你这混蛋!在我不注意的时候都干了些什么啊!”

只微微一笑将耳旁的怒吼当做了挂过的一阵风,企业又极为恶趣味的为这位老友P上了猫耳和猫尾。

“喂,约会快乐哦,老伙计。”

不错的一天,不是吗?

沙滩上的一切都是平静而和谐的,这是欧洲南部的爱琴海的一个军事基地,由于赤色中轴被打击到了大西洋中央,世界由此基本太平——至少在表面上,再没有什么东西能使整个世界的走向有什么偏转了。

除了出战或者委托以外,基本在没有什么离开5海里以外的海域的时间了。

“哟吼!乘风破浪!”

应该说的是,冲浪的个别人除外。

人们三三两两的聚这,大约都是同级舰吧,若从总体上看,却又发现阵营之间全然没有间距,对于任何人没有怀疑的目光,只是用三三两两离群的人更加衬托了和谐。

夜未消沉,暗色的天空上点着几颗昏昏暗暗的星,似乎在极远处还能见到一点银色的弧光描画在海天相接的地方,却又晕得半边还都带了点浅浅的银边。

远处奋战的人哟,不知当你们享受这杀掉敌人所带来的片刻闲暇时间时,是否会眯眼往往天际?彼方的那银海,是你们与你们身后的人共享的神的财富。

因为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是属于你们的财宝……至于赤色中轴?他们只是你们中出的一些想要自守自盗的,一文不值的强盗而已。

〖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是属于你们的哦,只是一盘残缺的棋子,送了,也算是对你们的一种奖励吧。

他们也是局中的一部分。

正因如此,我才要送给他们。

哦?为什么?

就如同要使蝼蚁们拼命的搏斗,你必须先让他们认定,脚下的底盘就是他们的领土,这样子,才能看见最令人身心愉悦的比赛,才能找到最适用于下一次决斗的蝼蚁——〗

“此时此刻,我们不得不宣告一个悲伤的消息,就在两天前,那个暗无星月的晚上,无耻的叛徒,以往就无数次挑起战争的铁血政权,有一次对我们的人民下手了。”环视着讲堂黑压压的人群,内心不免激动万分,华盛顿拿起了报告单,清了清喉咙,“就在那天晚上,德意志级A号舰德意志,伙同德意志级C号舰斯佩伯爵海军上校,袭击了我们的‘163-2E’商队,并造成了全员死亡的惨状,200000磅珍贵的顶尖武器与物资被夺走——我们的船队做出的是如何的反应?他们先是投降了,可是对于二人持续不断的杀戮,他们拼死奋战,并且取得了斩首斯佩伯爵海军上校的功勋!毫无疑问,他们是当之无愧的‘巨兽猎手’!但是,我们不平,我们要为生命诠释!我们热爱和平,追求和平,信仰和平——但这并不代表着我们就会畏惧战争!若血能安抚英魂的话,就让敌人的血,溅满英灵碑吧!从今天起,碧蓝航线的众生,誓与赤色中轴开战——坚信吧!胜利属于自由!胜利属于女王!”

微微鞠躬,那是雷鸣般的掌声,与山崩似的欢呼,华盛顿松了松不太习惯的领带,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

“怎么样?姐姐?”邀功似的,他走向了坐在席上的北卡罗来纳。

“嗯呢,很棒呢,虽然与事实相符,但是万事顺利呢。”

“我是没有用上与你一般华丽的辞藻,若是那般,便宛如在幻境了。”

“我哪有……”

没有听进去那随意的狡辩,华盛顿只是拉起了北卡罗来纳,挽着她的手走出了大礼堂。

“姐姐。”

“嗯?我在。”

“你看起来有点心事,在想点什么吗?”

“珍珠港。”

“……啊,那个地方吗……虽然很悲痛,但是已经是过去的事了。”

“但有着与今天相同的作用……等同于珍珠港,历史并不需要什么见证人,只需要一个战争的借口,一个获胜者的战争的借口,使之变得光明正大就是了。珍珠港上空呼啸的飞机,和现在这‘163-2E’的被袭,都只是借口——即使之后是必然宣战的,但是有了借口,便是战胜方的光明磊落,战败方的一文不值就是了……真相会被深埋,可能永远不会被挖出来了……哪怕是在造假,我们也是为了这个目的……”北卡罗来纳突然冷笑了一声,“很光明正大,不是吗?很正义凛然,不是吗?”

突然间的毛骨悚然,不只是错觉还是什么,华盛顿感觉那一瞬间,北卡罗来纳的眼神,冷淡而陌然。

我觉得你说的一定是错的,但是细细想来,有没有任何一处地方不对。

那么,谁又是“山本五十二”呢?

不是你,不是她,也不是这个世界的任何人。

〖而是我。〗

『愿你们能够逃出历史的死循环。

摆脱自然规律杀出一条生路。

没有兵不血刃之说,那就让一切的异议都灰飞烟灭吧。

那是,你们将会拜到真正的自由。』

『以我「主宰」之名。』

“姐姐,那么你之后将去哪?”

“嗯?要细说的话应该是要去边境巡逻吧,并不危险,怎么了吗?”

“没什么,只是……感觉有点怪。”

“安啦,一切都会没事的,毕竟我们终将是会胜利的一方,是吧?”

——————————————————————

可憋死我了,去医院检查膝盖,一直想发但是找不到Э……电脑真好用1/1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