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人的弥儿

獨留一人飲東風,錯將一腔悲愁看成了君的笑容,空喜一通

罪人,完人(1)

至主教sama,世界观自设

随便乱写而已,丑陋警告。

让巴尔尤记得的是,第一次见到黎塞留的画面。

身上着着脏泥,衣衫上点满了杂乱的血污,无意识的漫步在砖石的街道上,却迎上了一个冷冷清清的教堂——晨祷的人们早已散去,却没有留下喧哗的半点残留。

这个地方注定与自己无关,让巴尔在第一次见到这个地方时,便有了这种感觉。

“喂,你好啊。”脆脆的声音略过耳畔,大步离开的动作不禁停住了,望去时,一格金发红眸的穿着华丽神服的女孩正坐在教堂长凳上冲着自己笑着挥手,“呐,我们能交个朋友吗?你看起来很像我的妹妹,一个……唔,我很久没有见到过的人。”

说着,她瞪大了那双酒红色的眼睛看了过来,教堂内部的光不算亮,却折射得那眼眸如同红宝石一般耀眼,在恍惚中竟直将那当成了宇宙唯一的光源。

美若天使。

“……我?我……我叫让、让……”下意识的开口,说到一半,却觉得面如火烧,吞吞吐吐半天,却被人卡住了声带似的,蹦不出一个音。

“等等。你要去哪?让……巴尔?”

为什么那人会知道自己的名字?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穿过了半条街,拐入一个无名的小巷子里。

可能是自己听错了?这么想着,耳边一直萦绕着的几个发音却一直在咆哮着这个显示。

刚开始回忆自己到底在干什么丢脸的事情,女孩白百合似的笑容便浮现在了眼前,不仅面红耳赤,脑子乱成了了一团浆糊。

该死,自己一定是发烧了,才会想着这些无聊的事情……

搀着墙,让巴尔颇有一点伤员的神情,魂不守舍的回到了住所——显而易见,这不可能是病毒导致的。

才开门,便撞见了家中的女仆急急忙忙的冲过来跪在了地上:“太、太好了,太好了!让巴尔小姐,您回来了!您可不知,圣女小姐前不久才回来,今天却突然就不见了,可算是急死我了……您怎么了?没事吧?看起来气色有点不好,是感冒了吗?若是撑不住的话我去找医生……”

“请起,艾玛小姐。”让巴尔轻轻拉起了女仆,吃力的将风衣挂在了衣架的中间,“我算是没事,只是有点休息不够吧……圣女大人?那是谁啊?长姐吗?她回来了?”

“是的,黎塞留小姐在教廷学院修行归来了,可是今天一大早,就不见了,说是什么‘去礼拜了’,不让我们去找她……”

“那边没什么事,我刚刚正好路过,既然这是长姐的意愿,那就这么干就是了。”

圣女?啊,那个传言中的如此神圣的长姐居然要回来了?难以置信,太难以置信了。

换上了一身干净的宽袖白衬衫,挽好头发,又随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杂乱,随后便躺在了床上,胡思乱想着众多毫不相关的事情。

刚刚那个女孩的眼睛真是好美啊,像是渗透着芳香,令人心醉酒红的颜色和我的……很像呢,只是可惜,我的眼睛,却是这般黯淡……

不对啊,不对啊,我在想什么呢,为什么会无缘无故的想到了这些?那女孩与我无关啊,我怎么又……虽然她的确比童话美上许多,就是了。

不觉,心烦,意乱。

“圣、圣女大人?您回来了?您在天黑之前回来了呢,真是令人惊喜,令人惊喜至极……”原本屋中很静,只有女仆打扫房间时不慎踏出的碎碎的踢踏声,但在红日穿透窗帘透入房间时,有点惊异的声音却将之彻底打破,并不想去多管这种事,但是门外愈发嘈杂了起来。

真是无聊,是又有什么王在游行吗?等等,圣女?姐姐姐姐姐吗?

想到这个,才猛地反应起门外的喧哗都是对人的虔诚的赞颂,当即猛地蹦下了床,尚未来得及勾好鞋子,便贴着旋转的楼梯飞了下去。

心情不觉愉悦到了极点,是为了什么?不得而知,似乎是记忆明了以来的第一次的相遇,似乎是能认证以往的朦胧中一点模糊的金色影子到底是什么样的是哪种?自己无从知晓。

“姐……”拐下楼梯的那一刻,不知酝酿了多久的回荡在口腔中的几个音瞬间脱口而出,尚未道出千万分之一的思念,便猛地被一种不知名的惊恐扼住了咽喉。

金发红眸的模样,无疑便是某人。

某个令人犯罪的人。

彼时,她已褪去了那华丽得令人觉得失去人的性质的神服,换上了一件穿起来略微有点松垮的淡绿色长裙,女仆与过路的行人都停住了一切正在做的动作,虔诚的跪下,向着这无上的神明似的少女祈祷。

“我果然没记错。”绕过了跪在地上的女仆,黎塞留行到了让巴尔面前,盯着那与自己颜色相同的眸子,其中似乎还闪着白光,不禁勾起眼角笑了起来,“让巴尔,我的妹妹。”

让巴尔想逃,惊慌中却被人握住了手腕,勾住了袖口。

“——抱歉,妹妹,我没在此之前遇见你,没能在之前的时间里陪着你,但是,请相信我。”她那目光柔柔地洒满了让巴尔的后颈,却觉得灼热,迫不得已,勉强拧过头看去,又不得不再一次的看向了那双美得犯罪的眼睛,“请相信我,之后一定会陪着你的,一定。”

脆生生的声音被故意压低了几分,却仍旧不够沉重,托不起那走向罪恶的人,却也改不了眼前伊人嘴角溢出的灿烂笑容。

过于醉人,堪比酒千樽。

为这笑容羞得红了脸的人,怎想之后欲穷尽一生去证明一切都是眼前人笑容中的谎言?

--------------------------------------------------

是致以群里主教的高考文章。

因为太久没有用自己的文风写了,有点生疏,现在开始练习吧【雾】

评论

热度(11)